• <bdo id="f9ffj"><progress id="f9ffj"></progress></bdo>
  • <nav id="f9ffj"></nav>

      1. <var id="f9ffj"><mark id="f9ffj"></mark></var>
        <var id="f9ffj"></var>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研法青年學苑活動預告(三) | 學生有能力做法律評論的編輯嗎? ——與波斯納法官商榷

          研究生法學編輯部 2022-07-22 07:24:17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

          《研究生法學》(以下簡稱“《研法》”)創刊于1986年,是由中國政法大學主辦,在校博士生和碩士生負責的高質量學生自辦刊物。31年的發展歷程中,《研法》積極推介國內外法學研究的最新成果,刊載了大量有學術影響力的作品,馬懷德、胡建淼、龍衛球、薛剛凌、肖建華、李居遷等本刊的作者都已成為學界中堅力量。


          活動預告

          《研究生法學》青年學苑系列活動第二期——研究生辦刊與學術發表:困境與出路


          出席嘉賓

          ?劉桂明??

          ?中國法學會《民主與法制》雜志總編輯

          ?方流芳??

          ?中國政法大學公司法與投資保護研究所所長,教授,法學博士

          ?許章潤??

          ?清華大學法政哲學研究所所長,教授,法學博士

          ?袁??? 方??

          《中國法律評論》執行主編,法學博士

          ?袁??? 鋼 ?

          ?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副院長,副教授,法學博士

          ?肖寶興??

          ?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院長助理,法學博士


          學生刊物編輯代表

          ?劉思藝

          ?北京大學博士研究生,《北大法律評論》主編

          ?李展碩

          ?中國人民大學博士研究生,

          ?陳文濤

          ?清華大學博士研究生,《清華法律評論》主編

          ?朱文浩

          ?中央財經大學碩士研究生,《中財法律評論》主編

          ?汪? ? 源

          ?中國政法大學博士研究生,《法大研究生》副主編

          ?張峰銘

          ?中國政法大學博士研究生,《研究生法學》主編


          活動時間

          ?12月14日(周四) 18:30-21:30


          活動地點

          ?科研樓 B211會議室


          編者按



          理查德?波斯納法官和其他學者都曾對美國由學生運行的法律評論提出批評,他們聲稱學生沒有教職人員所有的必要的知識深度和學術編輯工作的必需經驗。本篇評論認為,盡管學生編輯在運行學術刊物上會遇到挑戰,但他們仍舊有能力選擇并編輯法學論文。







          學生有能力做法律評論的編輯嗎? ?

          ———與波斯納法官商榷

          [美]Natalie C. Cotton 著

          ? 華憶昕 譯


          簡 介

          ?

          理查德?波斯納法官和其他學者都曾對美國由學生運行的法律評論提出批評,他們聲稱學生沒有教職人員所有的必要的知識深度和學術編輯工作的必需經驗。在很多案例中,評論、編輯文章的學生編輯缺乏關于文章主題的相關知識,也沒有編輯他人作品的經驗。鑒于此,他們認為,學生編輯對于承擔美國法學學術 (legal scholarship) “守門人”的集體角色準備不足。如果這一判斷成立,那么由學生運行的法律評論其價值應僅在非學術方面,例如為雇主提供招聘機制。

          這場爭論似乎產生了一個悖論:法律是一個寬泛而重要的學科,然而出版學術刊物的組織卻并非為了學術目標,并且沒有能力去強調學術目標。假如這一情況屬實,那么“法律評論編輯所犯下的暴行”應該被廣泛地抗議。然而事情并非如此。

          本篇評論認為,盡管學生編輯在運行學術刊物上會遇到挑戰,但他們仍舊有能力選擇并編輯法學論文。誠然學生編輯知識深度不足且學生編輯個體間能力差異很大,然而,法律評論作為一個組織,其通過流程設置讓學生編輯的這些缺點得到彌補。學生運行的刊物通過定期出版一系列文章來實現其學術目標。

          這并不意味著法律評論是完美的。專業知識和編輯經驗會產生獨特的效率,而這效率是大多數學生運行的出版物所不具備的。然而,通過檢驗文章的新穎性和多輪的編輯創造了其他效率。這種效率超過了學生編輯作為美國法學學術守門人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本篇評論的第一部分展示波斯納法官等人提出的批評,以及由此引發的關于法律評論的基礎性角色的思考。鑒于波斯納法官的批評,第二部分將展示文章的篩選過程。第三部分強調教授關心的法律評論選擇文章對其職業生涯的重要影響。鑒于波斯納法官等的批評,第四部分回顧文章的編輯過程。文章結論強調通過這些流程,法律評論有助于實現健康、創新的法學學術。

          本篇評論中的理由和論述適用于所有學生編輯的法學刊物。以前的討論中用“法律評論” (law reviews) 作為代稱,但是在本文語境中,這個短語應是包括登載所有法律領域論文的法律評論以及專門性的法律期刊的總稱。本篇評論也將大量使用“法律評論”一詞以指稱所有學生運行的法學學術刊物。

          ?

          ? I. 評價法律評論


          ?

          A. 完全沒有能力?

          人們普遍認為,作者們,尤其是尋求終身教職的教授,關心在哪發表文章。這是因為文章所載于的刊物的聲譽在某種程度上是衡量文章質量的一個指標。正如Hardy教授所言“學術教職、執業律師、法官都傾向于對某些法律評論上的文章更重視”,原因何在?

          某些觀點認為學生運行的法律評論是為教育目的或其他目的而存在的。假如對學生編輯的教育是法律評論機構的目的,而且這些編輯并不能勝任選擇、編輯文章的工作,那么出版任何法律評論都是無意義且難獲聲譽的。無論法律評論給其成員多好的教育經歷,這并不直接使作者受益,因此這點無法解釋為什么作者如此渴望在《耶魯法律評論》或《哈佛法律評論》上發表文章。此外,法律評論幫助雇主(包括法官)來選擇的觀點同樣無法解釋某個法律評論在作者中的良好聲譽。

          那么,這種聲譽從何而來?僅僅來源于評論所在的學校聲譽?情況并非如此,由無能之人把持,即使最好聲譽的刊物也會失去其部分價值。如果學生編輯不能勝任對文章的選擇,或者他們在編輯時破壞文章價值,那么質量上的損失會很快顯現,“錯誤”的文章將被發表。毫無疑問,法學學術界至少有能力對此進行識別。所以,這并不能簡單認為學生編輯沒有能力運行學術刊物。在作者心目中長久存在并很少變化的法律評論的聲譽等級即可為自己證明。

          B. 波斯納的批評: 無法勝任跨學科問題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波斯納聲稱“法學教授撰寫的大多數文章和一個世紀以前一樣,是傳統的法教義學(doctrinal)的……好的法學院學生現在可以和過去一樣評價并提升這些文章。但是……在今天,無論是好是壞,大量法學學者打破了這整個教義學模型”。他認為學生編輯通過足夠的教義學分析訓練可以成為集中使用(教義學)分析方法的論文的合格編輯,而此方法以前是法律評論的基礎方法。

          然而,當涉及到跨學科問題,波斯納認為,法學院學生編輯沒有能力選擇可發表的論文,且他們的錯誤率過高?!胺墙塘x學的主要法學分支學科是法律的經濟分析、批判法學、法律與文學、女性主義法學、法律與哲學、法律與社會、、批判種族理論、同性戀法律研究、后現代法學研究”。波斯納認為學生編輯并沒有準備好解決上述任一個問題,因此學生編輯“正在處理一個包括大量分支以至于他們很難理解的學術事業”。

          波斯納認為,退一步而言,為了保持學生運行的法律評論為法學研究帶來的價值,法律評論應當只接受法教義學的文章。,或徹底取消學生編輯。

          波斯納等的觀點后隱藏的前提是假如學生編輯選擇了“錯誤”的文章發表,那么會有損法學研究。假設所有在頂級法律評論上發表的文章都經過充分審查,是優秀的論文,那么會欺騙學者,而且當學者的實證研究成果發表后,學者辯駁該研究并暴露其不足也將會是浪費時間。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學生編輯選擇的論文因內容不實或方法錯誤以至于構想拙劣,則法學研究會受損。正如第I.A部分所言,學生編輯選擇的文章并非遠遜于可接受的范圍。盡管關于一篇論文的價值會有許多異議,這樣的論文依舊可以對法學學術有正面貢獻:例如,從經驗研究中得出的結論經常需要解釋,僅僅因為文章的假設可能受到挑戰并不會導致該文無價值。

          本篇評論認為學生編輯有足夠的能力鑒別有據的文章,無論是教義學或者跨學科的論文。如果文章的結論遵循其假設的邏輯,那么論文就是有效的,盡管讀者可能并不能為文章論述的實質所說服,文章仍然是有據的。認為學生編輯有能力選擇有據的論文并不意味著學生編輯有能力鑒別投稿中最好的研究。坦率地說,依據文章內容的“正確性”和“重要性”來對文章排序是危險的,主觀指標之大以至于避免依個人興趣和學識進行評價會非常困難。即使對于教授而言,對特定文章的評價也差異較大。

          C. 論文發表的不同理念

          波斯納的批評也依賴于一個假設:法律評論應該存在一個嚴格的等級結構,最有價值的論文發表在最有名望的評論上。由此看來,論文在該等級結構中的何處發表是有意義的,一個寫得好且有理有據的論文值得在更好的法律評論發表。實際上如果學生編輯致文章在更差的地方發表,那么更高排名的法律評論的學生編輯拒絕該論文就是錯誤的。然而,一個法律評論只發表于與其等級相對應的研究成果的機制僅僅是一個空想。不但不同的教授個人對質量的評價存在差異,而且包括法律從業者在內的讀者對于論文質量的評價也存在差異??紤]到論文質量評定的主觀特性,是否真的存在一個嚴格依據論文質量進行發表的等級?

          法律評論對于該困難的回應是努力收集大量有競爭力、種類豐富的論文,并一直在流程中對總體質量評價的觀點差異進行區分評價。由于投稿中最好的文章可以吸引不同的挑剔讀者,法律評論間的競爭在于盡力吸引最好的文章來投稿。由于沒有文章可以讓所有讀者都喜歡,這個系統可以鼓勵產生更強健的學術,而非傷害法學學術。即使當學生編輯在文章選擇中“犯錯”,依舊可以在討論中展現相反的意見,分析和批評使用不同的觀點和方法。這對法學學術大有裨益。

          這也意味著,每篇論文的質量并不總是等于其所被發表的法律評論的名聲,盡管刊物的總體聲譽依賴于所選擇文章的總體質量。讀者需要注意: 即使打開《哈佛法律評論》,批判性思維仍不應放棄。但是讀者需要自信,即使論文有爭議,《哈佛法律評論》的編輯也應保證所發表的論文是有據的爭議。

          總體而言,波斯納的批評是建立在假設法律評論有嚴格的等級,最有價值的跨學科論文發表在最頂級的法律評論這一前提上的,這個批評是有誤導性的。問題不在于學生編輯是否有能力選出僅有的那些最好的文章,而是學生編輯是否有能力決定某篇稿件是否符合基本的真實性標準,并由此形成一系列供法律學術體內傳播的有據的文章。


          ?II. 論文篩選

          ?

          很多對法律評論的批評都直接指向論文的篩選過程。首先,批評認為學生編輯并沒有充分具備篩選論文的能力,因為他們在很多領域內不專業。提交的論文包括法律的不同領域,而編輯部成員中即便有一人有充足的背景知識的可能性都很低。而且,即使部分學生編輯對一個領域很了解,他們也沒有被培養出足夠的技巧來評價學術論文?,F在的論文更關注理論,精巧的理論論述會結合哲學、經濟學和其他社會科學知識,由此法學課堂上教授的一系列不同分析工具將捉襟見肘。因此波斯納認為,“很多已發表的跨學科論文都毫無價值”。

          此外,還有人認為學生編輯的獨立性阻止了在選擇文章時向教職人員的咨詢援助。相反,學生編輯用獨斷的方式來篩選或基于個人對話題的偏好來決定文章是否錄用。尤其是當法律評論收到數百封或更多的投稿時,篩選的過程必然是獨斷的。

          首先,描述選擇過程要辨識出什么對問題的討論有幫助。對于學生編輯才能的批評可能會讓很多人認為有道理:因為文章選擇過程很復雜,任何年輕且缺乏經驗的人都很難處理。這是事實,然而,篩選文章對法學院學生而言并不是太復雜的工作。決定一篇文章是否合意并不是一個要求有精確的職業判斷、多年學徒經驗的過程。這甚至不像品酒或畫廊參觀,無需特定的“舌頭”或“眼睛”。

          事實上,篩選文章很像考卷判分。學生經常抱怨評分“隨機”或不準確。教授認為成績可以區分學生是否聽懂并運用特定概念。因為學生意識到通過論文結課的方式反映的東西很多,他們認為評分的過程必定是復雜而且易犯錯的。教授通過描述打分體系作為回應,他們聲稱,分數的評定標準明確且對每個學生單獨評價,整個過程比學生認為的更加科學可靠。 他們還指出,好或壞的成績很容易區分,難的是中間的成績難以確認。

          類似的,通過確定文章所需要的特性并對這些方面進行評審,學生編輯很容易排除掉很多來稿并將剩下的文章分類。當我們關注于篩選過程如何進行時,問題就明確為學生編輯是否有能力就每一篇可發表的學術論文的單項標準進行評審。

          通常,編輯選擇文章時要求文章適合其法律評論、有較高學術質量、有時效性且有趣。無論編輯是學生或者教職,這些標準都是重要且合適的。下面的章節將挨個描述這三個主要標準和學生編輯是否適合依標準評判。需要注意的是,以下描述法律評論的基本流程,并展現該系統如何讓文章選擇過程合理且符合在第 I 部分中討論的目標。

          A. 適宜性

          眾所周知,并非所有的學術論文都適合在法律評論刊物上公開發表。論文是否適合于發表取決于不同刊物的目標讀者和刊物主要特色。論文內容必須與期刊主旨相適應,與期刊的“地理范圍”相關聯。關注于法學領域內某一焦點問題的文章更適合于發表在聚焦于專業領域的評論刊物上,關于法學某一領域的整體流變的文章更適合于文章更廣域的評論刊物所期待。這些考慮因素來源于評論刊物自身的特性,因而,學生編輯在這一點上具有與專業學者相同的評估水平。

          另一個影響論文是否適合于發表的重要因素是論文的易理解性。由于法律評論刊物相較其他領域的期刊有著更為廣泛的讀者群,一篇只有業內專家才能看懂的晦澀難懂的論文,即便其具有開創性和時效性,也并不適合在此發表。在這一點上,學生編輯很適宜對此進行評估。一篇對于學生編輯們來說易于理解的論文將會“有助于一個希望了解家庭法問題的稅務律師,或一個有著二十年安保工作經驗的新晉司法工作者……它同樣還可以為任何學者所理解,無論這個學者多么專注于某一特定領域?!?/p>

          B. 學術品質

          對于論文質量而言,良好的寫作和文章的獨特性是十分重要的。盡管這些特性的評判標準較為主觀,學生編輯卻并不在辨別寫作質量這一點上處于下風。完善的“先行審讀”程序將會揭示論文是否具有獨特性。而事實上,該程序就較好地克服了學生編輯在專業知識領域內的不足。

          在初次閱讀的時候,學生編輯也許難以判斷某一觀點是否新穎。在法律評論接受某一文章之前,支持該論文發表的學生編輯需要查閱此前關于這一主題的文獻,以判斷該觀點是否在前人的研究成果上有所發展。這項工作十分耗時,但慶幸的是,法律文獻的索引較為完善。而對于那些不涉及法律的主題,學生編輯的任務更為艱巨,但卻也并非難以逾越。目前,已有許多資源使得法學學生能夠檢索到跨學科主題。

          最重要的一點是,即便學生編輯在了解文章的跨學科背景材料時存在一定的不足,他們也足以判斷發現文章論點是否已被公開發表。整體把握一篇已發表論文的優點并不需要對論文主旨有太深刻的認識。

          從專家的視角而言,這種程序似乎有些粗糙和低效。相較于專家,學生編輯們需要花費更長的時間來判斷文章的獨創性,而且,即便完成了對于此前文獻的艱辛搜索,學生編輯也無法成為專家;需要用以判斷文章獨創性的相關知識被“臨時抱佛腳”式地突擊學習,而且也僅能達到必要的水平。而從法律評論的角度而言,這種程序是十分有效的。時間的花費并非讓學生編輯成為專家,而是通過閱讀充足的材料加強對相關學科知識的熟悉度,以便從前人的研究成果中來判斷文章是否值得被發表。

          事實上,并非所有發表的論文都具有完全地獨創性。如果書寫出彩,那些概括和總結之前數據的論文將會因成為讀者研究的工具而有所裨益。此外,那些以新的見解重述舊的觀點的論文能夠有助于促進法學研究領域內的新發展。這是學生運行刊物和教職運行刊物所達成的共識。學生編輯有可能會篩選出更多地缺乏獨創性的文章,這或許是因為對上述幾條判斷標準的側重點的不同所導致的,也或許,對于一些法律評論而言,沒有更好的選擇。然而,這并不等同于學生編輯不能勝任判斷論文獨創性的工作——學生編輯確實知道這其中的不同,然而,判斷論文在現有論文基礎上或大或小的創新水平是篩選論文時需要考慮的一個重要因素。

          另一個應當評估的質量因素是論文是否經過了充分的研究和分析。所謂充分研究,是指論文充分地證明了其主張,有其他事實可佐證且準確地表明了相關事實的來源。所謂充分分析,是指論文論證邏輯清晰,內容恰當。一個具有誤導性、缺乏有力理由,或者錯誤的論證是不恰當的。例如,一篇反映經濟理論的不能令人信服的跨學科論文是不恰當的。

          不幸的是,在對論文進行編輯前就評判其是否經過了充分研究確是一項艱辛的工作。但從法律評論編輯的角度而言,這是最為重要的事項之一,應當盡早地對此進行評估,因而法律評論編輯們往往要承擔發現研究不足的責任。學生編輯能夠判斷論文是否經過充分研究,觀點和事實是否有充分的材料支持。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在編輯階段才能就論文研究的充分程度進行判斷。然而,教職編輯的一般期刊同樣存在此類問題。畢竟,典型的論文包含了大量且涉獵廣泛的、超出非此領域專家過去認知的材料。期刊中的某一專業話題不僅引用了數十篇前人文獻,一篇論文通常還涉及了上百篇原始資料,例如本篇評論,就引用了50篇原始材料。

          需要指出的是,無論是由學生編輯篩選論文還是由教師篩選論文的法律評論,必須面對以下困難: 在接受論文投稿后,由法律評論自身來克服研究的不足。學生編輯的工作如同研究助理,需要進行資料的研究和觀點的修正。然而,這就給文章作者本身一個負面的訊號,他們會在不同程度上將檢索任務交給無需勞動報酬的學生編輯們。很難說這是一個好或是壞的現象,因為研究工作對于學生編輯而言也許能夠受益,也許不能。然而,一個強有力的觀點認為研究工作更多地是指向學生編輯自身的工作任務,而非作者的工作;無論如何,編輯工作不應如此壓迫工作人員,以致學生編輯在備注和評論的質量上要承受巨大壓力。有些法律評論通過拒絕幫助作者完成大量的工作對此現象進行回擊。

          然而,這將有損法律評論的學術目標。如果題材新穎的論文需要額外研究幫助的要求沒有得到滿足,或者此前已經被接受的優秀論文被發現研究工作上的不足未有改善,那么將從整體上損害學術質量。如果出版了的法律評論中存在明顯的錯誤,則其自身的聲譽將受到嚴重的打擊。因此,需要對這其中的矛盾進行平衡,各法律評論目前都在努力達到其中一項?;蛟S,我們需要更深的思考和更多的試驗來尋求減輕法律評論工作人員研究負擔的路徑。

          學生編輯們對于評審文章是否經過充分分析的能力或許是文章篩選問題中的最大爭議。評判標準之一就包括了其論證邏輯的強弱??紤]到法律評論的受眾,由學生編輯對文章邏輯的一致性和思維流程進行評審是極其合適的。批判者的中心觀點是:如果學生編輯確不了解相關材料,那么要其對文章邏輯性進行評判就毫無可能。然而,當以一種晦澀難懂的方式呈現文章的時候,其就應當因其不適宜實務界和學生閱讀而被拒絕。這并不是說法律評論期刊的學術范圍應被限縮。只要經過更為細致的解釋,更多復雜的理論性文章仍能為之前沒有相關專業知識的讀者所接受。

          依據文章是否經過了充分分析,對于學生編輯而言最艱巨的任務是評審文章的有據性( valid) 。然而,學生編輯如何了解諸如文章所依賴的經濟理論是否已經過時之類的知識?簡單回答就是“先行審讀”起碼應當提供足夠的知識來評審文章論點是否存疑。適宜的“先行審讀”( preemption check) 還應解釋支撐這些論點的資源。這么做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評判觀點是否正確,而是是否有據。讀者會評判文章是否提出了一個正確的觀點,但編輯無需評判。

          依據這種方式,文章評審更多地變成了是否適合以現存的學術理論對文章進行評判的問題,其所依據的是“先行審讀”揭示的結果。如果其他論文并未認為其認定不真實,那么這篇文章則是更為有據的。部分對于文章的最低要求使得文章具有有據性。對于有據性的強調是因為文章不需要達到“正確”到令人信服無可挑戰的水準,才能有助于推動學術的發展。此外,有據但不完美的觀點能夠通向更為偉大和重要的學術成果(或者引來補充或反駁)。即使某一觀點意圖推翻當下的認知,其仍可能達到有據的標準,例如其提供了一個合乎邏輯的解釋。學生編輯們通過“先行審讀”能夠對此進行評審。

          然而,“先行審讀”的缺陷在于其只涉及文章的主要觀點。對于不涉及專業領域的次要觀點則不進行評審。因此,學生編輯們很容易忽視不涉及法律的次要觀點的無所依據。具體而言,這種情況通常發生于文章主題是法學,但次要觀點涉及跨學科的情況。

          某種程度上,對于文章是否有據的評審具有一定的靈活性?;旧?,關注焦點在于文章的主要觀點是否有據,這或許取決于次要觀點的有據性,但也并不必然。因此,基本判斷依舊需要學生編輯們在進行“先行審讀”的時候應當將范圍擴大到對比較關鏈的涉及其他領域的次要觀點的審讀。

          總之,一篇兼具邏輯性和有據性的文章才符合充分研究的標準。這個定義相較目前的大多定義內涵更廣。事實上,文章評審更多地關注于其論證體系是如何構建的(學生編輯能夠對此進行評審),而非文章是否提供了最好的分析框架(需要專業技術對此進行評審)。我要明確說明的是,學生編輯通過“先行審讀”積累的知識為之后對有據的分析框架設立了一個最低標準。

          C. 其他標準

          一旦文章被認為是適宜的、易于理解的、行文流暢的、獨特的、經過充分研究與充分分析的,則還需對其的時效性和趣味性進行評審。例如,這是否是一個熱點話題?或者,至少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 有些發表的文章并非熱門話題,但從目前法律和社會發展的意義上說,卻有討論價值。波斯納法官認為法律評論刊物無需使得其評論及時地對已發表論文進行從頭到尾地梳理,我同意這個觀點,但評論文章需要及時地有所助益于當下的研究和討論。

          評估是什么構成了熱點議題是一個主觀的判斷,而且這一過程留有最大的評審空間。然而,本文探究的是學生編輯能否勝任編輯的角色。事實上,或許由學生編輯對是否構成熱點議題進行評審最為合適。對于法律評論多層次多類型的受眾而言,什么是適時的或值得探討的主題?學生編輯在法學領域內從不同類型的作者處了解信息,其自身還未投身于專業領域和特定類型分析。因此,學生編輯們能夠勝任對于時效性和趣味性的評審。

          D. 評審流程

          許多編輯部并不如筆者一般清晰地對其標準進行說明; 然而,一些基本原則卻是具有普適性的。通常而言,變化的只是各個標準的權重比例,這取決于評論刊物和編輯部的不同。此外,兩個獨立編輯或兩個不同的評論可能使用了同一種評價標準但仍對文章給出了不同的評價。盡管評審標準與本文所概述的相一致,但每一標準的重要性(權重)和每一標準是否得到貫徹(不同的評審方式)確影響了整體評審。由于對同一文章的評審在不同法律評論間有較大的變化,因而這一過程也具有一定的隨機性。

          第一個問題,不同的權重,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編輯(無論是學生編輯還是教職編輯)并未就法學學術的恰當角色和價值問題達成一致意見的必然結果。當然,這對法學學術本身是有益的,因為這意味著能夠發表不同類型的文章(例如,著重于實踐交流和創新理論的文章)。著眼于不同要求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基于缺乏對于什么是法律評論所需的清晰界定。

          讀者們或許希望法律評論更著重于文章的獨特性、邏輯性和其他方面,而非文章是否經過了充分研究。這就是批判者們所說的,之所以學生編輯難以勝任是因為他們選擇文章是基于文章是否符合藍皮書標準。這些批判者們混淆了問題——這并不是是否有能力評審文章的問題,而是錯配的優先次序的問題。在比較文章是否使用了正確的版式和文章是否具有創新性(獨特性)兩個標準時,一些學生編輯可能比批判者們更傾向于優先考慮前者。無論這是不是一個錯誤的優先次序,批判者們都不應該據此認為學生編輯無法勝任對創新性的評審。相反,我們應當鼓勵適當的反饋,同時,法律評論應當重視這些反饋。

          第二個問題,不穩定的評審,即對學生編輯過高的錯誤率提出了批評。這個問題包括兩個部分,學生編輯的評審不準確(不如學者評審)和不穩定。這里需要指出準確性和精確性的不同。批判者也許認為學生編輯對于文章的評審不準確是因為他們是錯誤的,沒有表現出與教職編輯一樣的評審; 抑或認為不同學生編輯的評審如此多變(不精確)以至于難有適當的評審流程。

          然而,專家評審同樣具有多變性。由于專家只是部分受眾,很難明確為什么他們的評審就是正確的評審標準。如前所述,基本上,法律評論發表那些有據的學術文章,許多貫徹此種做法的法律評論卻獲得了較高的聲望??傮w而言,在選擇合意文章時的系統錯誤非常低。那么問題是什么呢?由于期刊的聲望取決于其文章的聲望,文章作者希望高聲望法律評論編輯的錯誤率大幅下降。

          事實上,文章作者希望高聲望的法律評論能夠考慮到作者的研究興趣。然而,從學術出版物的角度考慮,無論是學生運行還是教職運行的法律評論,作者個人的研究興趣都無關緊要。法律評論必須著力于提高其聲望,而聲望的提高取決于其發表的文章的整體組合。只要該組合在整體上符合法律評論的目標,那么,拒絕一篇高水準的文章而傾心于一篇低水準的文章也無可厚非。高水準的文章將在其他地方發表,而法學界對于低水準文章的價值也自有論斷。

          綜上所述,學生編輯能夠勝任對于文章的評審,因為他們能夠勝任對上述每一標準的評審。即便出現了評審錯誤,其也并不損害法律評論本身抑或法學學術。法律評論為其在文章篩選上的最后決定設定了不同的流程,然而這些標準適度地限縮了納入考慮的文章范圍。因而,達到篩選文章的目標并不需要此前專業的知識體系。在貫徹上述流程時,意見書中所提供的專業知識足以用來評審文章的獨特性和合理性。

          什么是對于確保流程進展順利而言至關重要的呢? 是有足夠的時間來保證充分的“先行審讀”。對于大多法律評論而言,稿源的競爭十分激烈,時間十分緊張。尤其是作者要求在 24 小時或 48 小時內快速評審完畢的情況下,除非“先行審讀”已經在進行之中,否則它不得不被省去。學生運行法律評論面對的最大不足源于運行的挑戰。盡管存在其他的視角和考慮因素,法律評論只有經過一段時間做出一個明智的選擇后才能拒絕收到的文章。

          ?

          III. 為何文章篩選不應受任職程序的影響

          上文已對文章的篩選流程進行了詳細的分析,顯然,不同的學者任命和任職委員會用于定義頂尖學術成果的評審流程不盡相同。為符合學生運行期刊的需求,文章必須是有據的; 為達到任命和任期委員會的需求,法學學術不僅要是合理的,還應是嚴謹的。這意味著如果一篇文章是合乎邏輯的,那么其便是有據的,其結論完全由其前提經過推理而產生。然而,一篇嚴謹的文章則既要合乎邏輯又要引人入勝或令人信服。

          當然,每一個法律評論都希望吸引到最好的學術文章,正如每個法學院都希望吸引最好的法學學者。此外,盡管法律評論的聲望建立在其吸引了最優秀的文章的基礎之上,其利益也不盡相同。在一年六期的期刊中的一期發表了一篇二流的學術文章的嚴重性遠不如接受一名二流的學者在學院工作多年。坦白而言,頂尖法學院較同校的法律評論的任命和任期委員會會更加小心謹慎且易受利益驅使。他們所能承受的出錯率是不同的。

          考慮到這一區別,法學院在選擇雇員的時候不應過多地考慮該候選人的文章在何期刊發表。相反,任命和任期委員會在考察文章的學術水平時不應考慮其在何處發表,因為好的學術文章并不只在頂尖法律評論中發表,頂尖法律評論也并不只發表頂尖學術文章。然而,出于一些原因,法學院常常用文章的發表期刊來衡量文章的質量。

          因此,教授們或許不喜歡學生運行的法律評論的體系的原因之一是擔心學生編輯對文章的選擇可能影響他們的教授事業。產生這種感覺是因為像哈佛、耶魯、哥倫比亞、賓夕法尼亞法學院的學生編輯確實因為并不只選擇最好的文章給教授的事業帶來了一定的不利影響。

          考慮到過度投機的風險,委員會也許會以文章的發表刊物來代替其質量。因為委員會成員通常沒有時間和足夠的專業知識來充分評估其他學者的成果。教學人員缺乏專業知識及重要的同行評議的觀點呈現于波斯納法官之前的一篇文章中:

          那些仍舊統治著大多數法學院的教義分析家,并不適合于評審社科專家或以社科路徑解決問題的律師的工作。這就產生了任職和晉升流程中的一個隨機因素。有些并非優秀社科學者的人被任命或晉升是因為他們給教義分析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外,那些優秀的社科學者沒有得到任命或晉升是因為其未給教義分析家留下印象。

          如果這種現象依舊存在,學生編輯的問題在學者中同樣存在,只是程度的不同而已。波斯納在此前文章中的評論將其批評的對象從學生編輯擴大到了教職編輯,使人好奇他到底是在批判學生編輯還是在批判沒有博士學位的律師們。

          當然,如果學生編輯在篩選文章中的錯誤率影響到了法學院的職業選擇那么就確實存在問題了。然而,需要處理的問題是確保文章的發表期刊不再是職業選擇的影響因素,而不是轉變成一個跨學科文章只能在教職編輯的專業期刊發表的世界。如果一個學者的工作只能通過同行編輯的專業期刊體現,那么具有創造性和創新性的想法就有可能被扼殺。

          重要的是,晉升和任職決定的做出和文章的篩選基于評估流程和標準的不同而有不同的需求。因此,晉升和任職流程不應僅依賴于文章的發表刊物來評判文章的質量。同樣,晉升和任職的關注點也不應影響文章的篩選流程。教授們或許憂心于文章發表刊物和學術成功之間的關系,但解決之道并非使文章篩選更加受限。

          ?

          IV. 文章編輯

          ?

          對于學生編輯能力的批判不僅僅在于文章的篩選。在編輯領域,學生編輯因為并非專業編輯甚至并非作者而被認為無法勝任。波斯納認為,因為學生編輯沒有受過編輯工作的訓練,也沒有相關編輯工作的經驗,他們提出的修正意見的平均質量較低。許多他們建議的(或補充的) 修正意見加劇了對于律師(包括法學教授)而言常常具有的沉悶、冗長的風格情況。波斯納法官在此處以其他評論者,主要是Lindgren教授的批判為基礎。

          林格倫認為,當涉及到語法、用法和風格的時候,學生編輯會走入迷途。如同Lindgren教授所言,許多學生編輯沒有閱讀足夠的英語文學作品來為良好的寫作水平奠定基礎。波斯納和Lindgren都認為學生編輯對于文章過度干預和吹毛求疵。當涉及到實質編輯的時候,學生編輯在文章主題上的弱點,如文章第三部分所說的,同樣被認為限制了他們良好完成工作的能力。

          波斯納在一篇非教義的文章中寫道:學生編輯在給予文章實質提升,發現分析錯誤,發現研究事物等方面難以勝任。學生編輯可能忽略一個有待改進的薄弱論證,抑或對他們的學識難以了解的不應被改變的論證進行胡亂修補。此外,學生編輯過于依賴于慣例,這是基于實際上只有一名學生編輯的不安全感。因此法律評論大量的腳注,對藍皮書或其他指導手冊的堅持,理性的表達,路線圖式的框架體系等慣例無法改變。最終,學生編輯和教授作者之間在能力上的怪異差異導致了學生難以勝任編輯這一角色,從而引起了編輯上的沖突。這些原因佐證了波斯納法官的結論:學生編輯的編輯產品時常低于邊際成本,有時確實是這樣。事實上,鑒于學生編輯的不足,波斯納認為學生編輯將會退出編輯的圈子。

          大部分關于這些爭論的反駁前文已經闡述了。法學院的學生是有著學士學位和充足外語水平的,能夠勝任編輯這一角色的成年人。有些作者認為,情況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糟糕,主要是因為法律評論已經作出了改變以回應作者的不滿。還有人認為學生運行的法律評論帶來的益處超過了其在編輯上的困難和笨拙。這些益處包括法律評論在技術援助和研究上充足的人力資源,其協助論證更加清晰易懂,以及無需向學生編輯支付勞動報酬。最終,為了有助于法學學術,公正看待學生編輯的忠實,一些特定的慣例被打破。

          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法律評論運用的編輯流程,盡管令作者感到沮喪,卻能彌補學生擔任編輯的不足。盡管編輯流程在不同的法律評論間不盡相同,其基本思路都是多輪編輯,每一輪都由幾個學生編輯進行評審。沒有任何一個學生編輯此前有編輯的經歷,但是通過對參與者經驗的匯總,好的修訂意見將會被提出并被采納。

          具體而言,在每一輪,幾個學生編輯將會提出質量參差不齊的修改意見。這些意見匯總至編委會成員處,由他來刪除錯誤的或考慮不周的建議,并將最終意見告知作者,由作者逐條地考慮接受或拒絕。這個過程幾經反復。在每一階段,流程設計的目的都是展現更高的編輯水平,并通過作者的參與來維持稿件的水平。盡管可以理解編輯們將會對重復的修改感到沮喪,他們的工作改變的僅僅是法律評論需要提交給作者的建議。最終,作者才有接受或拒絕的權利。這就是作者檢查的流程。作者檢查或許看上去效率低下,但這卻是確保文章最終經過了最好的編輯,并通過檢查達成了大量的編輯功能的保障。

          正如波斯納法官所指出的,這一流程對于作者而言是耗費時間的。對于學生編輯而言,花費作者時間的成本是零,而一個作者通常要經歷不止一輪,而是兩輪或三輪的編輯。此外,正如桑格教授所言,許多“作者”花費大量時間修改句子、段落、論證方向,有時會讓整篇稿件被編輯至“死”。最后,批判者們指出這套體系帶來的不恰當的效果: 讓一個成熟的學者經受未經充分訓練的學生編輯的最終且難以改變的評判是不合適的。這可能會對有能力的作者產生不利影響,甚至有可能損害創造性工作。

          編輯流程需要耗費大量的資源,無論是作者還是學生編輯的時間,了解這一點十分重要。然而,作者的知識、關注和實踐十分重要,因此這一流程才需要他的加入。因而,可以說花費作者的時間成本較高,花費任何一個學生編輯的時間成本要低得多。

          因為學生編輯的時間成本較低,這一流程將許多學生編輯的最大努力結合起來;因為學生對于編輯的經驗變數很大,這一流程要求幾輪編輯,每一輪都需要幾名學生編輯參與。簡單而言,對于編輯中的質量控制有賴于盡可能地讓更多的人對稿件進行評審。當作者收到一份修改后的稿件,并不能認為這就是編輯的最終版本。這只是流程中的一項工作,由作者自身通過在最后一輪審閱時接受或拒絕建議的修改來完成編輯的最終版本。

          換句話說,當一個作者在最后一輪編輯中拒絕了修改意見,其并非“毀滅”了學生編輯欠缺考慮的工作,相反,作者自身在編輯流程中扮演了最終選擇者的角色。從這個角度而言,編輯流程變得雖不精致但切實有效。而不是“匯總學生年齡、環境、力量……以及制度忽視和對格式的過于崇拜”。

          當編輯并非專業人員的時候,就更加需要一個作者和編輯之間的合作流程來提高文章的質量。在這方面,芝加哥肯特法律評論1994年執行委員會指出判斷編輯上的建議是否達到了采納的標準需要一定的經驗——換句話說,或許有很多提高稿件質量的方法,但并非每一種都會被采納。由于大多學生編輯沒有類似的經驗,因而,對于他們而言最好少采用一些主動的編輯模式,但仍舊可以采取任何一種我們認為能夠提高文章質量的建議,并使得作者保留有關非技術性編輯的最終決定權。

          ?

          結 論

          ?

          總之,學生能夠勝任法律評論的編輯有很多支持理由。在學生擔任編輯的情況下,我們可以確信,不僅創新性、突破性的論文能夠被發表,而且所有優秀的稿件都將找到一種合適的發表形式。一直以來,學生編輯的法律評論一直在提高著其管理流程水平,包括先行審讀和多輪編輯,這些都彌補了學生編輯專業知識的不足和編輯水平的不穩定。先行審讀不僅揭示了來稿是否具有獨創性,還為學生編輯提供了一個迅速了解文章相關主旨的機會。編輯部學生編輯們確有的知識和能力,結合作者的更進一步的編輯共同鑄就了一篇高質量的論文。法律評論并不完美,但如今的法律評論必須繼續強調質量把控和創新突破。而學生編輯卻能很好地適應法律評論的這些學術目標。

          更準確地說,我們必須認識到,并不需要苛求流程的完美; 學生編輯的期刊通過高質量的論文組合來獲取其在學術圈的聲譽,但也并不需要采納每一篇好文章。對于那些認為風險高的作者而言,這有賴于他們說服他們的同行,使任職和晉升取決于文章的價值而不是其發表的期刊。作為對波斯納法官的回應,我認為關于跨學科論文的智慧之爭發生在學術領域的神圣殿堂,并通過文字豐富了這一批判和對話。就更深層的討論而言,文章的評審流程不應就此改變。



          點擊鏈查看往期推送:

          《研究生法學》2017年征稿啟事

          《研究生法學》2017年第3期目錄

          《研究生法學》寫作要求與注釋體例

          注釋體例樣文百度云鏈接:
          ?http://pan.baidu.com/s/1kVDvhcV
          ?百度云密碼:
          ?tj3k


          ?投稿郵箱:yjsfxcupl@163.com

          ?期刊合作、講座幫推、投稿等事宜請聯系:

          ?林同學 13126683883


          研究生法學

          掃描右側二維碼即刻關注我們


          新浪微博:

          @研究生法學編輯部?

          微信號:

          Graduate_Law_Review



          責任編輯:高清寧

          友情鏈接

          永久免费啪啪网站一二三区,中文无码精油按摩高潮,乳峰高耸的美妇
        1. <bdo id="f9ffj"><progress id="f9ffj"></progress></bdo>
        2. <nav id="f9ffj"></nav>

            1. <var id="f9ffj"><mark id="f9ffj"></mark></var>
              <var id="f9ffj"></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