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f9ffj"><progress id="f9ffj"></progress></bdo>
  • <nav id="f9ffj"></nav>

      1. <var id="f9ffj"><mark id="f9ffj"></mark></var>
        <var id="f9ffj"></var>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2016全球網絡技術大會(GNTC): 三大運營商暢談SDN軟件定義網絡

          GNTC全球網絡技術大會 2022-05-28 15:24:59

          在昨天的“2016全球網絡技術大會”上,三大運營商在SDN軟件定義網絡專場峰會上都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中移動李振強:

          中國移動革新固網架構



          中國移動研究院網絡技術研究所項目經理 李振強


          在中國移動研究院網絡技術研究所項目經理李振強看來,高起點可以說是中國移動寬帶發展策略的關鍵詞。按照規劃,中國移動要以50M為主來發展有線寬帶,用100兆的用戶接入帶寬來體現優勢,未來接入帶寬能力可能會上升到1G。制定如此高速率的規劃,主要考慮到高清視頻已經成為剛需,所以要大力發展HTTH接入,滿足市場需求。

          ?

          根據相關統計,在中移的整體家寬用戶中,FTTH接入的用戶占到將近70%,接入帶寬小于20兆的用戶占比不足50%,20-50M的用戶占到42%,超過半數用戶接入帶寬已經超過50M,整體所有用戶的平均帶寬達到了40.4M。

          ?

          超高的網絡接入速率,外加激進的市場政策,使得中國移動在家寬市場上取得了輝煌的戰績。原定今年家寬發展的目標是新增1000萬用戶,中國移動用了半年的時間就超額完成,隨后中國移動將發展指標上調50%至1500萬,如今也已經完成。從運營商10月份的統計數據來看,移動已經超過聯通,成為國內家寬市場的第二大運營商。而且,中國移動依然保持著快速增長。


          網絡面臨三大挑戰



          李振強表示,中國移動在骨干網層面,已經完成了和國內其他運營商以及國際互聯網的互聯互通,但從網絡整體架構角度來看,還面臨著三大挑戰。

          ?

          在網絡邊緣的CPE方面,智能化程度不足,業務升級難度比較大;在城域網邊緣,BRAS設備面臨著利用率比較低,運維也比較復雜,新業務上線比較慢等問題;而在骨干網層面,主要問題是流量不均衡,整網利用率并不高,局部鏈路有時候還會出現擁塞。

          ?

          “盡管做了非常精細的規劃和預測,但是業務的發展和網絡建設總是會出現這樣那樣的不匹配?!崩钫駨娬f。


          創新才是未來



          為了解決網絡中頑疾,中國移動研究院開始積極研究基于SDN/NFV的固網架構的關鍵技術。


          首先是構建基于TIC(電信集成云)的網絡架構,把以語音為核心的網絡架構設計轉向以內容和流量為核心的新型網絡架構,最終的目標是要實現控制和媒體的全部云化。

          ?

          據悉,TIC分為兩層,底層主要完成媒體終結的功能,部署位置在縣級市位置,全國預估1000—3000個部署的數量,也可以稱之為邊緣的TIC;上層是核心TIC,全國預估數量有50—100個,主要的功能實體是以控制、管理、調度為核心的功能實體,主要承載的是控制面網元,還有集中化的媒體面網元,包括CDN和骨干網流量轉發。

          ?

          其次是推動BRAS層面的轉控分離,傳統BRAS作為CMnet網絡的邊緣以及用戶接入的網關,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在李振強看來,無論是選擇哪種技術路線都是各有優劣。中國移動還是在積極推進轉控分離的vBRAS方案,將控制面云化之后放到核心TIC中,轉發面則放到邊緣TIC中。當然,這種架構也面臨著性能彈性伸縮、安全性、可靠性的要求。

          ?

          再次就是利用SDN技術進行廣域網的流量調度調優。中國移動開發出了一款APP,可以實現網絡拓撲的可視化,通過有效的算法,可以智能選擇需要調度的備選路徑。展望未來,中國移動希望能夠用SDN做一個全網集中流量調度,用戶只需要提供一個需求,中國移動就可以根據整網的情況去找到一個合適的路徑,把業務布放進去。

          ?

          對于網絡最邊緣的CPE,中國移動則是希望能夠進行功能拆分,一部分是放在用戶側的物理CPE,還有就是云化之后的業務CPE,放在用戶側的物理CPE主要是提供本地家庭的入口和業務的分流,而業務CPE則布放在邊緣TIC中,主要實現業務的集中控制和業務的靈活部署。


          中聯通赫罡:

          承載網構建過程面臨諸多問題



          中國聯通網絡技術研究院SDNNFV創新中心總監 赫罡


          中國聯通網絡技術研究院SDN/NFV創新中心總監赫罡表示:”承載網構建過程面臨諸多問題。即承載網構建時,更多的是面向公眾用戶,考慮的模型和業務比較單一,不直接面向用戶,不直接面向需求,更多的是基于IP統計復用而做?!?/span>

            

          當前針對行業和專用的網絡,需求發生了比較明顯的變化。云的需求越來越大,用戶有自己的私有云、公有云,另外,云的連接需要動態調整網絡,同時,物聯網的興起會有大量的終端,每個終端行業的應用對于成長的需求也是不同的,有的是瞬時性的,有的可能要大量的連接是安全性的,尤其要把工業互聯網放進來,多種因素放到這個承載網絡。

           

          基于此,中國聯通提出了產業互聯網,赫罡表示:“這其中包括場景發生的變化,需求發生的變化,既有性能的要求,可能需要低時延、高可靠性的,又需要有很高的效率,快速開通業務,而且還要靈活調整。另外,價格上用戶還有不同的需求,要有差異化需求,有的只是短時間用,是否能短租,而有的只要瞬態的帶寬,這就是我們所有承載網面臨的需求變化?!?/span>

            

          另外,從運營商的網絡來看,也分條塊,“我們還是傳統的有接入網絡、承載網絡、數據中心,承載網絡有城域網和骨干核心網,因為出于專業天然劃分的區隔,會帶來一種變化?!?/span>

            

          赫罡指出,在網絡中做實踐工作的時候,骨干網部署SDN也同樣面臨困難,“首先,從產品角度來講,運維人員以前沒有這方面概念和角度,只是把專線作為產品包裝,更多是配置理念。所以,產品要模型化,產品要設計出來,包括產品的特性,采用什么樣的組網方式,端到端的流量工程怎么建、運用約束,最主要的是業務怎么抽象?!?/span>

            

          “關于異構控制器,每個廠家的控制器都有自己的特點,在產品架構上大的方向相同,小的細節卻千差萬別,這里面包括拓撲的收集方式、配置方式、業務路徑的方式統統不一樣,怎么能在業務層面統一是一個必須面臨的問題。另外,轉發層面也有很大的不同。真正異構的工程部署的案例并不多,現在在轉發平面去做異構的工程,都是我們切切實實面臨的問題?!?/span>


          中國電信朱永慶

          傳統網元與NFV并非互相替代



          中國電信廣州研究院IP網絡負責人 朱永慶


          中國電信廣州研究院IP網絡負責人朱永慶表示,SDN的發展過程就是在網絡抽象虛擬化過程中,不斷進行網絡能力開放的過程。

          ?

          朱永慶認為,隨著物聯網等技術的發展,用戶網絡開始層出不窮,這也決定了IP網絡的發展方向與節奏。用戶體驗發展趨勢在于服務及時性,現實沉浸感以及業務安全感,這就對接入帶寬、靈活性、安全性以及及時性的要求越來越高。物聯網、5G技術進一步催生了用戶網絡,用戶網絡的業務化趨勢更為明顯。在用戶網絡領域里,IP網絡未來無法一統天下。

          ?

          在他看來,IP設備的發展趨勢已經非常明確,那就是網元功能化,其中有三個方面需要業界關注:設備的研發是否從從封閉走向開放,再走向開源;設備形態由黑盒到灰盒到白盒;以及NFV未來的發展方向?!拔覀冃枰獙鹘y設備和NFV化網元進行全方位對比,兩者在操作系統內核設計上差別不大。NFV網元在功能性部署靈活性和開發成本方面具有優勢,但在轉發能力方面還有短板。用戶網絡的需求決定了未來IP網絡需要更豐富的網元類型,傳統IP設備與NFV化網元并非互相替代,而是互補關系,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之內將共存?!?




          來源:c114中國通信網



          友情鏈接

          永久免费啪啪网站一二三区,中文无码精油按摩高潮,乳峰高耸的美妇
        1. <bdo id="f9ffj"><progress id="f9ffj"></progress></bdo>
        2. <nav id="f9ffj"></nav>

            1. <var id="f9ffj"><mark id="f9ffj"></mark></var>
              <var id="f9ffj"></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