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f9ffj"><progress id="f9ffj"></progress></bdo>
  • <nav id="f9ffj"></nav>

      1. <var id="f9ffj"><mark id="f9ffj"></mark></var>
        <var id="f9ffj"></var>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原創淺談權利要求撰寫的“十六字方針”

          思博知識產權網 2022-06-10 12:54:45


            作者:王若宸? ?清華大學法學院


            專利法就是一場名為權利要求的游戲,權利要求書是專利文件中最重要的部分,用以記載、披露發明或者實用新型的技術特征,清楚、簡要的表述請求保護的技術方案,并據此確定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從目前的司法實踐來看,雖然大多數專利侵權訴訟最終仍以權利要求為雙方的主要爭論點,但是權利要求的撰寫并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一份優質的權利要求書,不僅利于快速的獲得專利授權,更利于專利權的穩定性。權利要求撰寫的“十六字方針”,旨在幫助專利申請人快速撰寫一份規范的權利要求書,并通過“朗科U盤發明專利”對其可行性加以檢驗。


            “十六字方針”,即“合理命名、虛實概括、點名連接、加減檢驗”是一種權利要求撰寫的規范式方法,熟練運用“十六字方針”的撰寫方法,不僅能夠快速的將一個實在的技術方案轉化成一篇規范的權利要求書,還可以幫助專利審查員快速的確定專利的保護范圍,也能夠幫助我們從另一個角度解讀權利要求,一份好的權利要求能夠幫助權利人守護住其專利,在專利侵權中充分發揮其防線作用。

            一、“合理命名”:權利要求撰寫的前提

            在撰寫權利要求之前,第一步需要確定一個合理的主題名稱。主題名稱的重要性也許并非顯而易見,但在專利申請、專利無效、專利侵權等程序中都發揮著隱秘卻重要的作用。如何合理的確定主題名稱是專利撰寫中的一門學問,更是一門藝術,需要我們在不斷摸索的過程中加以領會。

            顯然,確定一個較為實在的主題名稱在撰寫上可能會更為容易,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直接引用該技術方案在生活中應用的慣常稱呼,其好處在于簡單便捷,專利審查員能夠迅速理解該技術方案的所要表達的具體內容,在大腦中建立一個概念輪廓,便于后續理解;但壞處則在于這種生活中的慣常稱呼可能僅表達了該技術方案其中最有特點的一個側面,難以全面代表該技術方案的全部內容,這就容易導致他人利用該主題名稱的不準確性而故意實施“鉆空子”的專利侵權行為。

            相反,確定一個較為虛構的主題名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由于名稱較實而導致的以偏概全等問題。不僅如此,虛構的主題名稱具有更大的獨特性,難以與其他在先專利的主題名稱構成相同或者類似,這就大幅度降低了專利審查員在專利檢索過程中僅憑借主題名稱而搜索到大量相似的在先專利申請,從而以專利缺乏新穎性和創造性為由駁回專利申請的可能性。但是,為所要申請的技術方案確定一個完全虛構的主題名稱同樣存在很多的問題,比如,過于概括與抽象的主題名稱天然的缺乏具體針對性,這會導致名稱與技術方案的具體內容之間出現脫節,專利審查員憑借其主題名稱難以對專利的內容作出大致的判斷,從而帶來不必要的困擾。

            總之,“合理命名”是權利要求撰寫的前提,能夠為整個權利要求的撰寫確立起一個良好的基調與開端,能否為技術方案確定一個合理又準確的主題名稱將會直接影響后續權利要求撰寫的其他環節,比如,“點名連接”環節中我們需要在主題名稱下為該技術方案的每一個具體部門確定一個次級的名稱,如何能夠讓次級名稱保持與主題名稱在整體上的一致性,并做到上下級之間有效的銜接就取決于我們是否在一開始做到了合理命名。因此,只有為技術方案選擇一個合理的主題名稱才能更好的發揮權利要求在專利中的重要作用。合理命名需要充分利用“虛實概括”的方式,主題名稱既要做到“實”,讓專利審查員看到時能夠在腦海中建立起對該技術方案的基礎性理解,又要留出一定的聯想與拓展空間,在“實”的基礎之上進行概括抽象,做到一定程度的“虛”,只有將“虛”與“實”進行有機的融合做到“虛實概括”,才能夠成功做到“合理命名”。

            二、“虛實概括”:貫穿整個權利要求撰寫的全過程

            在權利要求撰寫的過程中,我們需要時刻牢記利用“虛實概括”的方式對之前確定下來的主題名稱和技術方案中具體部門的二級名稱進行合理性檢驗。如果隨著權利要求的撰寫,我們發現之前確定的主題名稱過于“實”,即該主題名稱僅能夠代表技術方案其中的一個具體特征,而難以涵蓋本技術方案所包含的全部技術特征或者區別于現有技術方案的創新方面時,那么就需要利用一個更加概括和抽象的詞匯去替代原來具體的主題名稱和二級名稱,只有這樣才能夠有效的防止該技術方案由于不合理的“命名”或者“點名”而導致的限縮或者“瘦身”,從而不合理的縮小了專利所要保護的范圍。相反,如果我們發現之前所確定的主題名稱和二級名稱過于“虛”,即該名稱雖然能夠全面涵蓋技術方案中的技術特征,但卻過于概括和抽象,使專利審查員難以將該名稱與技術方案中的具體內容建立明確、確定的聯系,實踐中可能有礙審查員和公眾對該技術方案的理解,此時我們就應該采用一些更加有針對性的“實”的詞匯去替代原本概括性、抽象性較強的名稱,從而做到“虛實結合”,合理的對技術方案進行“命名”和“點名”,增強權利要求的防線作用。

            三、“點名連接”:方案撰寫的具體方法

            “點名連接”是撰寫權利要求中最為重要的一個環節,通過“點名”加“連接”這兩個步驟將一個具體的產品實物或者制造方法進行詳細的描述,最終形成一個完整的文字版本的技術方案。通過“點名連接”的環節,我們將會得到一個如下的文字技術方案:

            一種……裝置(方法),包括A部和B部(“點名”),其特征在于:

            所述A部,……(A內部的“點名+連接”);

            所述B部,……(B內部的“點名+連接”);

            所述A部與所述B部……活動連接在一起。(A部與B部的“連接”)

            首先,我們需要將專利產品或者專利方法進行“切割”,形成幾個重要的組成部分。必須明確的是,“切割”的目的在于將一個結構復雜的專利產品或者方法分成相對簡單的幾個組成部分,這樣可以便于審查員分別對每一個部分的具體結構特征進行深入的了解,然后再將各個組成部分“連接”起來進行整體感知,不僅使專利描述變得簡單化、條理化,防止在撰寫權利要求的過程中遺漏重要的技術特征,又便于審查員對該專利結構和技術特征的具體理解和整體感知。因此,如何對專利產品或者方法進行“切割”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切割得過于零散,將會導致結構特征的分散化,雖然便于對特征的描述和審查員對具體部分的理解,但卻在另一方面增加了審查員或者公眾對該專利產品或者方法進行整體感知的難度,從而失去了“切割”的意義。相反,如果將一個結構非常復雜的專利產品或者專利方法僅“切割”成兩三個組成部分,則又會出現另一種不好的結果,那就是“切割”后的部分的結構特征同樣復雜,同樣難以達到“切割”的目的。因此,我們需要根據具體專利產品或者方法的復雜程度選擇不同的“切割”方式,既便于權利要求的撰寫,又便于審查員和公眾對該專利產品或者方法所包含技術特征的深入理解和整體感知。

            其次,我們需要分別對“切割”后的每一個組成部分進行“點名”和特征描述。需要注意的是,與主題名稱的確定相同,“點名”同樣需要“合理命名”,在“虛”與“實”中間進對平衡,從而確定一個合理的二級名稱。如果該組成部分同樣包括若干個零件需要再度進行分解描述時,也要遵循“點名+連接”的方法,形成一種階梯狀的特征描述方式。

            最后,我們需要將上述已經分別“點名”和特征描述的組成部分進行“連接”,從而形成一個完整的技術方案,權利要求的撰寫也就初步完成了。

            四、“加減檢驗”:檢查是否達到權利要求撰寫的目的

            需要明確的是,由全部技術特征組成的技術方案應該指向主題名稱,因此,我們必須對所撰寫完畢的權利要求進行二度審查。一方面,所描述的技術方案中有哪些技術特征是可以“減去”的?如果“減去”該項技術特征就無法完整的描述該專利產品或者方法,那么該項技術特征就是必要的,不可“減去”的。而另一方面,我們需要審查該技術方案是否還缺少某一必要技術特征,如果缺少,就需要“增加”進來,從而對該技術方案進行進一步完善。

            “加減檢驗”的標準就是權利要求中的所有的技術特征是否能夠完整描述該項技術方案,該技術方案又是否能夠完美的指向該主題名稱,從而形成一個的鏈條。通過“加減檢驗”的審查方式,我們將多余技術特征“減去”,并將缺少的必要技術特征“增加”,最終完成權利要求的撰寫。

            五、以“朗科U盤發明專利(ZL99117225.6)”視角解讀“十六字方針”

            朗科與華旗U盤專利之爭曾被列為2002年典型知識產權案件,朗科U盤專利也由此引起了業內人士的廣泛關注。我們需要關注的是,引發這場U盤專利之爭深層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朗科U盤專利的權利要求是否存在撰寫上的缺陷,這些缺陷在這場專利糾紛之中究竟起到了怎樣的作用?因此,本文將圍繞以上問題,利用上文所介紹的“十六字方針”解讀“朗科U盤發明專利”的權利要求,并通過對該權利要求的解讀,尋找該權利要求撰寫上的缺陷,充分展現“十六字方針”撰寫模式的可行性與優越性。

            第99117225.6號“朗科U盤發明專利”的獨立權利要求14如下:

            14、一種快閃電子式外存儲裝置,包括存儲介質(1)和直流供電源(3),其特征在于:

            還包括存儲控制電路(2),該電路(2)包括:微處理器(21)、通用串行總線(USB)接口控制器(22)、USB總線插座(23)和休眠及喚醒電路(24);

            所述存儲介質(1)是快閃存儲器;

            所述微處理器(21)分別與USB接口控制器(22)、休眠及喚醒電路(24)和存儲介質(1)連接;USB接口控制器(22)分別與USB總線插座(23)、休眠及喚醒電路(24)、存儲介質(1)和微處理器(21)連接;USB總線插座(23)通過USB電纜與數據處理系統主機連接;

            所述快閃電子式外存儲裝置由驅動程序和固化在所述微處理器(21)中的固化軟件驅動,所述驅動程序被裝載在所述主機上層操作系統和底層操作系統之間。

            第一,從權利要求類別的選擇上看,根據主題名稱的描述,權利要求14是一個產品權利要求。根據《專利審查指南》,權利要求有兩種基本類型,分別為“產品類”權利要求和“方法類”權利要求,其專利權保護范圍并不相同。,“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權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規定的以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都不得實施其專利,即不得為生產經營目的制造、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其專利產品,或者使用其專利方法以及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依照該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庇纱丝芍?,對于產品專利,其排他權內容包括五項,分別是制造、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而對于方法專利,使用由該專利方法而直接得到的原始產品,其排他權內容僅包括四項,分別是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四項內容??梢哉J為,產品權利要求是對專利權保護范圍最廣的一類權利要求,處于最大化專利權保護的目的,在選擇權利要求類型時,應盡量選擇撰寫“產品類”權利要求。因此,從選擇權利要求類型角度看,權利要求14是以結構技術特征撰寫的“產品類”權利要求,這種選擇是正確的,能夠賦予“朗科U盤發明專利”以最強的專利權保護。

            第二,從“合理命名”的角度看,命名是否合理取決于主題名稱是否做到“虛”與“實”的有機結合。根據說明書的相關描述,“本發明為克服上述現有技術的不足之處而提出一種快閃電子式外存儲方法,采用快閃電子式存儲介質,通過標準通用通道接口和即插即用等技術為電腦用戶提供簡單、輕便、易攜帶、易使用、高可靠性、大容量的高速數據存儲及交換裝置,并在不同操作系統上實現,適用于各種支持通用通道的數據處理系統”可知,“朗科U盤”的目的是向公眾提供一種容量大、速度快、安裝簡單,并可以反復利用的微型外接存儲裝置。申請人在權利要求14中將其命名為“一種快閃電子式外存儲裝置”。首先,“快閃存儲器”,即Flash Memory是電子可擦除可編程只讀存儲器的一種形式,由于其具有較快的讀取速度,又被稱為“閃存”。該“快閃存儲器”允許在操作中多次將數據抹擦,具有非易失性,且不需要耗電,因此,以“快閃××存儲裝置”作為主題名稱的一部分,直接展現了該發明專利的本質,專利審查員和公眾通過閱讀該主題名稱即可迅速理解該發明的具體內容和主要特點,體現了命名的“實”。其次,“外存儲裝置”中的“外”直接點明了該發明專利是一種不屬于計算機主機的外接式移動存儲裝置,同樣體現了“實”的命名手法。再次,以“電子式”作為修飾該“快閃××外存儲裝置”的定語沒有實質性意義,因為根據上文所述,“快閃存儲器”本就是電子可擦除可編程只讀存儲器的一種形式。綜上,將權利要求14的主題名稱確定為“一種快閃電子式外存儲裝置”,過度強調了“實”命名手法,而沒有做到“虛”與“實”的有機結合。對此,筆者認為,如果將權利要求14命名為“一種新型外接式數據存儲裝置”可能更能夠體現出“十六字方針”合理命名的精要所在。一方面,與原主題名稱相同,“外接式數據存儲”能夠直接體現出該發明專利的突出性特點;另一方面,不同于原主題名稱,“新型數據存儲器”是“快閃存儲器”的上位概念,具有較強的概括性,利用上位概念進行替換可以使該發明專利不僅限于一種類型的數據存儲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擴大了該發明專利所保護的范圍,防止“打擦邊球”的侵權行為。

            第三,從“虛實概括”的角度看,“朗科U盤發明專利”并未在其權利要求的撰寫中對此加以很好的貫徹,這一點可以從主題名稱的確定上體現出來。主題名稱本身就會影響專利權的保護范圍,過于實在的主題名稱會限制權利要求所能夠涵攝的技術方案的范圍。如果該主題名稱僅代表了發明專利中最優實施方案的技術特征而難以涵蓋所有技術方案的區別性特征時,該專利的權利保護范圍就會因為主題名稱確定的不合理而被人為的限縮。如上文所述,“朗科U盤發明專利”的主題名稱過于“實”,申請人直接利用該領域專業術語對該發明內容和主要特點進行了具體的描述,缺乏一定的概括性和抽象性,這種過于具體的命名方式就導致其專利權保護范圍被不合理的“瘦身”。另外,如果在后的某發明專利采用了基本相同的理念,實現了基本相同的目的,并達到了基本相同的效果,但在后申請人故意將其主題名稱加以改變,從而使其在命名上與本發明專利產生較大差異,造成區別性的假象,這就有可能發生專利檢索上的遺漏,出現“鉆空子”的專利侵權行為。

            第四,從“點名連接”的角度看,“朗科U盤發明專利”同樣存在較多撰寫上的問題。結合權利要求14的文字描述和說明書附圖的圖2(附于權利要求14文本之后)可以看出,申請人從整體上將該發明專利分為三大部分,并分別“點名”為“存儲介質(1)”“存儲控制電路(2)”和“直流供電源(3)”。首先,申請人該發明專利主要部分的“點名+連接”手法不夠明確,從權利要求14的表述“一種快閃電子式外存儲裝置,包括存儲介質(1)和直流供電源(3),其特征在于:還包括存儲控制電路(2)……”審查員或者公眾很難一目了然的確認該發明專利主要分為三個部分,如果不稍加思考,“存儲控制電路(2)”這一部分很容易被認為是其他兩個部分的結構性描述性特征。相反,如果按照上文所述“十六字方針”,將其改寫為“一種快閃電子式外存儲裝置,包括存儲介質(1)、存儲控制電路(2)和直流供電源(3),其特征在于:……”,不僅在撰寫上簡潔、明了,而且便于對該權利要求的解讀,審查員和公眾按照權利要求書描寫的順序便可以在頭腦中對該發明專利形成整體上的理解,其優勢顯而易見。其次,權利要求14中所“點名”的“存儲介質(1)”與說明書附圖的圖2中對該部分的命名“快閃存儲器(1)”不一致。一方面,在閱讀權利要求時,這種不一致會阻礙審查員和公眾將權利要求文本中對該部分的描述與說明書附圖快速的聯系起來,從而難以形成對該發明專利的整體理解;另一方面,由于快閃存儲器是存儲介質的下位概念,是眾多種類存儲介質中的一種,在說明書附圖中采用該下位概念進行命名同樣會不合理的影響專利權的保護范圍,甚至在專利無效或者撤銷、專利侵權訴訟中成為專利權人權利不穩定的根源所在。最后,在權利要求14的最后,申請人對各“點名”進行“連接”的描述“……所述快閃電子式外存儲裝置由驅動程序和固化在所述微處理器(21)中的固化軟件驅動,所述驅動程序被裝載在所述主機上層操作系統和底層操作系統之間?!敝谐霈F了之前“點名”中沒有出現的“驅動程序”和“固化驅動軟件”,雖然這兩個部分與該發明專利本身存在一定的關聯性,但并不屬于該發明專利的內部結構,而是安裝在主機部分的程序或者軟件,并不能指向該發明專利的主題名稱。因此,“驅動程序”和“固化驅動軟件”不應出現在權利要求之中,屬于多余的技術特征。

            第五,從“加減檢驗”運用的角度看,權利要求14并沒有將“多余”的技術特征“減去”。在專利侵權訴訟中,根據全面覆蓋原則,只有被控侵權物的技術特征全部落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才能判定侵權成立。因此,權利要求中的技術特征越少,專利權保護范圍越大,被控侵權物越容易落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侵權行為的成立條件越容易滿足,這樣能夠防止競爭對手通過故意減少技術特征數量的方式逃脫侵權責任。首先,“朗科U盤發明專利”的本質就是我們生活中常用的移動“U盤”,作為一種移動存儲設備,“U盤”內部不需要所謂的電源裝置,所以,“直流供電源(3)”完全可以不出現在權利要求之中。再次,根據權利要求14對該發明專利中“存儲控制電路(2)”部分的描述,“……存儲控制電路(2),該電路(2)包括:微處理器(21)、通用串行總線(USB)接口控制器(22)、USB總線插座(23)和休眠及喚醒電路(24)……”可知,申請人將“休眠及喚醒電路(24)”作為“存儲控制電路(2)”的一部分寫入權利要求之中,但依據我們日常使用“U盤”的生活經驗,該“U盤”是否能夠自動進行休眠并非普通消費者所關注的重點,因此,該技術特征并非必要技術特征,可以不用寫入獨立權利要求之中。如果申請人認為該項技術特征應當受到保護,完全可以將其寫入從屬權利要求之中加以保護。將不必要的技術特征“減去”,可以相應的擴大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增強獨立權利要求第一道防線的廣度。最后,在權利要求14中對“存儲控制電路(2)”內部各組成部分進行“連接”時的描述“……USB總線插座(23)通過USB電纜與數據處理系統主機連接……”中,再次出現了該發明專利本身不存在的結構“數據處理系統主機”,同樣應當被“減去”。

            六、總結

            權利要求是專利法的核心,專利審查員對專利申請文件進行實質審查時,主要針對的就是權利要求,然后再根據授權條件作出是否授權的結論;在專利權無效和撤銷程序中,無效請求人或者撤銷請求人與專利權人爭論的焦點也是權利要求;在專利侵權訴訟過程中,權利要求書確定了專利的保護范圍,是專利侵權判斷的主要依據。由此可見,專利法就是一場名為權利要求的游戲,權利要求書集中體現了專利的申請主題和保護范圍,是專利申請的核心文件,因此,權利要求書的撰寫在專利申請中尤為重要,從“朗科U盤發明專利”權利要求14的分析中可以看出,學會利用“十六字”方針不僅能夠幫助我們更加快速合理的撰寫權利要求,更能夠讓權利要求的作用發揮到實處,在專利無效、專利撤銷以及專利侵權訴訟中充分保障專利權人的合法利益。


          文章為《中國發明與專利》雜志獨家授權發布,轉載請征得作者同意,并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



          友情鏈接

          永久免费啪啪网站一二三区,中文无码精油按摩高潮,乳峰高耸的美妇
        1. <bdo id="f9ffj"><progress id="f9ffj"></progress></bdo>
        2. <nav id="f9ffj"></nav>

            1. <var id="f9ffj"><mark id="f9ffj"></mark></var>
              <var id="f9ffj"></var>